机关逸事(一)

作者:石念文 更新时间:2016-05-18 09:39:29 来源:hg227788.net|免费注册理论网 【字号: 】 浏览
?

?

这天晚上,龚悟元一直做着怪异的梦。

在梦中,他变成了一只卷毛狗,像一团绒球蜷缩在被窝里。身长不足二尺,四肢短若香肠;浑身雪白,耳如蒲扇;嘴尖舌长,脸狭鼻塌,尾椎上还添了一条拂尘似的尾巴。

天啦!我这是怎么了?!他被自己的模样吓坏了,一阵巨大的恐惧和羞耻袭上心头。

他想到了头天下午的事情。下班时间已经过了半个时辰,局里的人早走光了,楼道里出奇的安静。他给局长草拟的《述职报告》刚刚写完,副局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说是无论如何要请他吃饭,因为有件事情要请他帮忙。副局请客,如同太阳从西边出来!悟元受宠若惊,稀里糊涂到了副局家里。副局从厨柜最隐蔽的角落挑出一瓶自制药酒,说是他祖辈配制的,传到他手里不知多少代了。副局说,这种酒有神奇的功效,喝过之后,愚笨的可以变得聪明,丑陋的可以变得美丽;卑贱的可以变得高贵,背时的可以交上好运——莫非副局这药酒起了作用??

八点半了,离上班还有半个小时,可这副模样如何去得!请假吧,局长的那副马脸一定会拉得更长。昨天送孩子多耽搁了几分钟,就被局长堵在门口训了一顿。说目前正搞机构改革,局里正不知道拿谁开刀。要不是周围的同事太多,他真想大哭一场。??

喂,八点过了,还不送旗儿上学去?”? 欧阳在隔壁叫他了。

我——呜……汪汪!连声音也变了,变得跟狗叫没有两样。?

下班早点回来,王总晚上请客。——喂,听见没有?”?

他费了好大的劲,本想说听见了,一开口,发出的声音仍然是汪汪汪。自从去年局办主任没有干成,他在欧阳面前已经没了公家人的优越感。上半年欧阳做生意又小赚了一笔,令他这个月薪三千多元的老公更加显得底气不足。要是这副样子被欧阳看到,不如一头撞死。?

妈妈,我要吃蛋糕。是旗儿的声音。旗儿是他的命根子,寄托着他全部的希望。他估量着自己这辈子不会有多大出息了,唯一的盼头就是儿子成才。儿子快满6岁了,机灵着呢。唐诗宋词能背上百首,写字画画也象模象样。可如今——,叫儿子将来如何见人!?

妈妈,快来看,爸爸床上有条狗!不知什么时候,儿子已经站在了床前。悟元惊恐万分,急急忙忙往被窝里钻。?

欧阳很快也进来了,但她却不惊不诧:可能是爸爸买给你玩的吧。看你爸爸这德性,把狗弄到床上去,也不怕虱子啃他那副排骨架子。——你爸爸呢?

没看见。旗儿说着,伸手抱过小狗。?

怪了,没见他出去呀——小先人,怎么像你爸爸一样邋遢,快放下!”?

不,我要玩。”?

娃娃乖,放学回来再玩,我们快迟到了。欧阳拉着旗儿走出了房间,一脸疑惑:真是闯了鬼了,一大早起来就没见个人影,却莫名其妙钻出条狗来!?
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