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g227788.net|免费注册纪事(一)

作者:石念文 更新时间:2016-05-18 10:05:47 来源:hg227788.net|免费注册理论网 【字号: 】 浏览
?

1909,先声

?

清宣统元年(1909十二月十三日,同盟会发动嘉定起义。消息走漏,清兵严阵固守,起义军退走屏山。至宋家村(今沐川县境)遇清军激战。战败,阵亡及被捕200多人。

——《hg227788.net|免费注册市志·大事记》

?

?

1

三江是犍为的一个边远小镇,与井研仅有一河之隔。井研管不着,犍为顾不了,是一个相对安全的藏身之地。成都起义夭折后,熊克武逃至三江,藏匿在同盟会员宋为章家里。这段日子,除了断断续续读些报纸外,几乎无事可做。心中的寂寞、焦躁难以言状。常常是仰天长叹,借酒浇愁。

一天晚上,熊克武正一人自斟自饮,默默落泪,宋为章回来了。一进门,见熊克武脸上手上溅满了墨汁,一只毛笔扔在桌旁。正当疑惑之时,猛然看到墙壁上赫然写着一首短诗,或横或竖,墨迹未干。不由得轻声吟咏道:

?

男儿有志壮游东,意气鲸吞万丈虹。

振救同胞心欲赤,直摸胡首剑光红。

?

宋为章吟罢,击掌赞道:“好诗啊,真是好诗!旷达明快,大气磅礴。有夏完淳之胸襟,岳武穆之气度。想不到锦帆兄还是个不俗的诗人。了不起啊!”

熊克武擦去泪水,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淡淡地说:“涂鸦之作,不值得你这么抬举。我这是给自己鼓劲啊。成天就这么躲着藏着,简直窝囊透了。再这么熬下去,我迟早会憋疯的。”

宋为章安慰道:“不躲着藏着又能怎样?官府正愁抓不到你呢。总不能自投罗网吧。耐心一点,时机会有的。”

?

就在熊克武避难三江的这段日子,但懋辛和黄树中、汪兆铭等人在北京做下一件惊天大事。他们在琉璃厂和东北园附近各租了一间民房,以开照相馆作掩护,在载沣上朝的必经之路甘水桥下装置了大量的炸药,伺机刺杀摄政王载沣。可惜还未来得及引爆,就遭巡警查获。汪兆铭和黄树中被捕下狱,但懋辛脱险离京。

五月的一天,熊克武从宋为章带回的《民报》上看到这一消息,禁不住拍案而起。“慷慨歌燕市,从容作楚囚”,这才是革命党人的本色嘛!他再也坐不住了,他得走出去,再大的危险也要走出去。身为四川主盟人,老这么偷偷摸摸的躲着藏着,算怎么回事?官府越想抓到他,他越要弄出点动静让官府瞧瞧。

此时正值麦收季节。熊克武让宋为章联系上井研、仁寿、荣县、嘉定的党人骨干到荣县方冲开会,策划新的武装起义。

这时的井研同盟会已有百余会员,分布在学、政、工、商各界,其中还有邹国宾、汤伯伦、曹受宜等十多个袍哥兄弟。尤其令熊克武振奋的是,这些年一直在南亚游历考察的陈孔白也回来了。廖腾霄说,会员们都已铆足了劲,早就想轰轰烈烈干一场了,只是苦于没有经费。

这天一大早,熊克武带着秦显忠、秦炳、彭正刚从井研县城前往方冲。走到东林场时,天刚麻麻亮。几人走进一家面馆,打算吃点东西再走。刚拿到碗时,两个官差模样的人进来了。

熊克武向众人使了个眼色,暗示大家暂且稳住,见机行事。

两个官差在旁边坐下,叫老板煮两碗面来。一个长着一副酒糟鼻的官差说:“搞快点哈,我们要赶着去办差呢。”

面馆老板陪上笑脸说:“二位老总好辛苦哟,这么早就要办差。”

酒糟鼻说:“人家知县老爷驾临本乡,我们当然得小心伺候着啦。”

另一个小眼睛官差说:“还说要带好多兵来。不就是收点蚕桑税吗?又不是剿匪平叛,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?”

酒糟鼻说:“依我看呀,说来收税是扯的晃子。不是说县内有革命党活动吗?恐怕是拍簸箕吓麻雀,做给革命党看的吧。”

老板端上面来,两位官差便不再言语,忙着吃面。

熊克武几人不慌不忙吃完面条,然后从容离去。

小眼睛指着他们的背影说:“这几个人看起来好面生哟!该不会就是革命党吧。”

酒糟鼻说:“管他妈的啥子党!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熊克武等人来到方冲,正为是否转移开会地点举棋不定时,在警署当差的曾冠派人送来密信。信中说:“井研知县怕革命党人在境内闹事,带兵下乡,只是想吓唬革命党人,不会采取具体行动。”大家心里踏实了,会议照常举行。

会上,针对是否于近期发动武装起义的议题争论得异常激烈。杨世尊、邹国宾、税钟麟几个主要领导都认为,从井研县令带兵下乡一事看来,官府对革命党人正处于严密的防范之中,不会像广安那样空城以待;另一方面,尽管几个县的同盟会组织已成立多年,会员也有好几百人,但绝大多数没有经受过实战考验;加上武器落后,经费奇缺,实在不具备暴动的实力;就算侥幸一时得手,也难于长久支撑。

熊克武说,武装起义不能以成败论得失。自同盟会成立以来,全国发生的大小暴动不下百次,没有一次获得成功,但并不意味着没有价值。如果不是这上百次的武装暴动,如果不是千千万万的忠勇之士抛头洒血,中国革命能有今天的局面吗?满清政府能在短短的几年就气数耗尽,奄奄待毙吗?如果凡事瞻前顾后,患得患失,还能成就什么大事!我们的一些同志,平日里信誓旦旦,豪气冲天,一旦需要付诸行动,便一个个畏首畏尾,踌躇不前。说得不客气一点,他们只是把加入同盟会当作一种时尚,一种荣耀,并没有打算为革命献身!

就在会议陷入僵局之时,陈孔白来了,并带来一个重要情报:清政府近日从嘉定、屏山及附近各县抽调巡防营围剿凉山彝族,后防出现严重空虚。大家听后非常振奋,议定在嘉定和屏山同时发难。推举税钟麟和杨世尊分别负责两地的准备工作,熊克武和其余的同志到邻近各县组织党人,分赴两县参加起义。
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上一篇: 女人的故事(一)
  • 下一篇: 没有下一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