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立华:哲学与时代问题的解决:以北宋道学为核心

作者:未知 更新时间:2018-02-09 13:50:00 来源:宣讲家 【字号: 】 浏览

“北宋五子”是北宋最核心的五大哲学家:周敦颐、邵雍、程颢、张载、程颐。我把张载放在程颢后面、程颐前面是有道理的。“二程”是北宋五子的核心,两人是亲兄弟,程颢是哥哥,程颐是弟弟,程颢比程颐大了不到两岁。北宋出大人物都扎堆儿出,“二程”、“三苏”都很了不起;范仲淹的四个儿子各个了不起;王安石父子都了不起,王安石的弟弟在当时也很有名;张载和他弟弟都是北宋名臣;曾巩是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,曾巩的兄弟也都各个了不起。什么样的家庭教育造就了这种现象?我还在研究和总结,初步结论就是一个字——严。

北宋五子关系非常密切,有一个围绕“二程”的核心朋友圈。周敦颐是“二程”的老师;邵雍是“二程”一辈子的朋友,终生的讲友;张载是“二程”父亲的表弟,是他们的亲表叔。这里面大家最熟知的应该是周敦颐,周敦颐最伟大的哲学着作是《太极图说》和《通书》,后来对诸子的思想影响都很大。

“北宋五子”时代理论主题非常清楚——“自立吾理”。其实今天中国人要做的,中国思想家或者中国哲学家应该去做的,也是这四个字。“自立吾理”是程颢提出的,他最早明确提出了北宋道学的真正主题——“自立吾理”。要应对佛教、道教的问题,就必须把儒家的根本道理立起来,不要只是批判和打击对方的道理,不把自己的那套体系真正确立起来,别人那套道理就在那里,他就有说服力,所以要“自立吾理”。“自立吾理”的提出真正使得北宋道学的发展有了明确的主题和理论发展方向。“自立吾理”可以概括为“为儒家生活方式奠定哲学基础”。其实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讲,为一种合道理的生活方式奠定哲学基础。哲学之为哲学必须是冷酷的,“冷”没有任何温情。北宋道学为什么叫道学?宋明理学为什么叫理学?我们的思想根底就是道理。再进一步,他们是超学派的,一方面,我们说它是儒家思想的第二期发展,叫它“新儒学”,但是根本上说新儒学在那个时代实际上是超时代的,一切合道理的都拿过来,放在自己的体系当中。这正迎合了哲学的一个主题,所有时代的哲学都有一种精神,就如尼采讲的“重估一切价值”,没有道理的就应该把它放弃,合道理的就要坚持。

通过“自立吾理”,为一种在那个时代合道理的生活方式奠定哲学基础,这是北宋道学的主题。在这个方面,“北宋五子”各自作出了自己的努力和尝试,进行了足够的理论探索,并提出了自己的理论。在北宋的哲学家里面,在理论中最具哲学品格的、体系化程度最高的、完成程度最高的是张载,这主要是取决于张载的着作形态。其他哲学家特别是程颢,思想成熟极早,十几岁时就成熟了,但是他不用功,程颢基本上没写什么,他的哲学主要是靠平时说,有人给他记录,都是语录体。北宋哲学家里面,顽强地从头到尾都在写的只有张载,他最重要的哲学着作就是他晚年的《正蒙》。

前面说到,佛教、道教的问题归结起来都是根本的虚无主义问题,特别是佛教。佛教基本上就质疑一件事——“世界真的存在吗?”其实真的很难去证明,世界真的存在吗?这是一个特别关键的问题,世界的真实性受到了质疑,生活的真实性受到了质疑。儒家要做的理论建设的第一步就在于,一定要证明这样一个生生变化的世界是实有的,而且这个生生变化的世界不仅是实有的,还得是无始无终的。因为只要这个世界最终一定会消亡,就意味着人的一切痕迹最终都会消失,也就意味着人活着做什么努力在哲学意义上都是没意义的。

中国哲学的传统告诉你,这个世界是无始无终的,但是仅仅相信这个世界无始无终是没有用的,要去证明这个世界是没有开端也没有终结的。中国哲学家提供了这样的证明,中国哲学家只是论证得极简单。中国哲学家一般都用不超过三句话证明一个伟大的道理。张载怎么证明世界是没有开端的?先说“有”,什么叫做“有”?什么叫存有?这个杯子是有,因为它有可以被感官认识的属性,比如我们说它是白色的,它的硬度、质量、温度等都是它的属性,我们也可以把属性叫做规定性,属性肯定是一个有限的肯定,任何属性都是一个有限的肯定。但大家注意,任何有限的肯定同时就意味着无限的否定,因为当我说它是白色的时候,同时也就意味着我说出了无限多的它不是什么颜色。颜色是如此,别的属性也都是如此,所以它是有限的,但同时要注意它又是无限的。它既是有限的肯定同时又是无限的否定。

张载有一句话我琢磨了好多年:“天地之间……无一物相肖者,以是知万物虽多,其实一物。”意思是天地之间没有东西是一样的,因此万物再多,其实就是一物。很简单的道理,这个杯子之所以是杯子,杯子的特性取决于它跟其他物的差别,“我之为我”的本质里面包含了我跟其他所有人的差别,也就是说,我跟其他人的差别包含在我之内,而这个差别是无限多的差别,所以我就等于“我之为我”的本质里面包含了跟无限的万物之间的差别在其中。因此,所有万物的本质其实都包含在我的本质里面,我的本质又包含在你的本质里面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:“万物虽多,其实一物。”稍微思考一下就知道了,这里涉及了哲学里面特别关键的问题,就是有限无限的问题,同一差异的问题。有之为有源自于分别,有肯定就有否定,就是有分别。如果这个世界有开端,有之前是什么?如果有之前还是有,那么这个世界还有开端吗?所以有之前必须是无。《老子》第40章,“天地万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。”这句话很有意思,在中国哲学道家的传统中认为,这个世界有一个完全虚无的阶段,然后再由完全虚无的阶段过渡到有的阶段,所以这个世界就成了有开端的。那么问题就来了,有是2,是有分别的;无是1(中国哲学里面无不是0,而是1,0是印度观念,阿拉伯数字实际上是由印度传到阿拉伯,最后传到欧洲的)。中国人讲“无”是无分别,没有分别就叫“无”,没有分别是1。张载在一段非常简洁的话里面告诉我们一个道理,从1过渡到2是完全没有可能的,也就是说,从无分别状态过渡到有分别状态是完全不可能的,逻辑上都不成立。既然无分别状态是可以保持的,那么无分别状态当中有没有分别的要素和力量?没有。因为如果无分别状态中有分别的要素和力量,它就会直接体现为有分别,就不再是无,不再是无分别,而是有分别。

当然有人会说,是不是有一种分别的力量在平衡这种分别的力量,于是暂时达到某种平衡的状态。那么你想想,都有了分别的力量和平衡分别的力量,请问是有分别还是没有分别?当然是有分别。从无分别的1过渡到有分别的2,这在逻辑上不能成立,所以只要是有分别的状态之前就永远处在分别的状态,而不可能是无分别状态。我们现在处在有分别还是没分别的状态?你如果说是没分别状态,我也只能对你无语了。这是世界没有开端,没有开端就没有终结。

梦的问题也是如此。你在梦中是在分别状态还是无分别状态?如果是无分别状态说明你那时候连梦都没做。你在梦中是有变化还是没变化?生时有的变化的世界,无论是在醒着还是在梦中都是贯通的。这个世界最根本的原理在《易传》里讲得非常清楚,就是只有变化是永恒不变的。庄子也是这个结论,只有变化是永恒不变的,所以这个“易”字包含三层意思:变易、简易、不易。我把这三层意思加在一起,一个最根本的原则就出来了:只有变易是不易的,也就是说,只有变化本身是不改变的。关键是你怎么理解变化。中国哲学把变化理解为日新的、生生不已的永恒创造。世界无始无终,永远处在生生变化的状态,这个证明本身已经能够帮我们部分地解决人生意义的问题。

佛教中国化里面有一篇特别重要的文章《物不迁论》,作者叫僧肇,结尾的那段话讲:“是以如来,功流万世而常存,道通百劫而弥固。……果以功业不可朽故也。”这个“功业不可朽”讲的就是作用不灭。当我说到这儿的时候,你难道不觉得不朽对于你来说变得真实了吗?

由于世界是无始无终的,不管你做过什么,你的影响会无限延伸下去,你的作用会凝结在后来的世界的作用和发展当中,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朽吗?因此,人们就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是什么。对我来说,或者从儒家的道理来说,人生的意义应该这么来理解:人生的意义在于活着的时候努力建设一个什么样的世界,死了以后留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。这就是我们人生的意义。
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下一页